送行閉關(4)

首頁 向上 獎助學金 人力資源 關係網絡 網頁索引  

 Since2002.11.18.本公司創辦人任職中國生產力中心17年,之後,創設CICO迄今也邁入第20年了,擁有37年顧問實力,中小企業主們,如有培訓、輔導需求時,歡迎洽詢!

 

向上

 

送行閉關(4)--一閉三載

以三年內要需要什麼來買東西,需要與不需要的順序就很不一樣

信蒼師兄要入關的。入關後聽說就只有護關的廚師喇嘛們可以出來,也就是三年生活的所需,沒辦法等需要時再說,而是現在就準備。從閉關房間小佛堂、盥洗用具、衣物、可能個人藥品等,我揣摩著,的確當時間(三年變成一個單位)與空間(就在關房四處)改變時,真的對於現在所見所需的一切是不同的,最不緊要與看是需要卻是不需的,會有一種不同排列組合。譬如說要買供佛的塑膠花與花瓶,我就心裡有不同想法,要買小白花上有花苞,還是要買盛開的小薔薇帶著綠葉,花瓶要買印有像跤趾燒成有著圖案的,還是要買米白色素淨的。選擇時候到底是在莊嚴佛菩薩多,還是為自己的寂寥尋找一種最不可能變化的幻想。對我而言,我老實說,後者是多一些的。別人我是不知道的。

我們是沿著米麗湖畔走到市集的,遇到很多要入關的喇嘛也在採買。這是一條很有趣味的小街,但是我全部心思是陪信蒼把該買的都買了,我可是第一次這麼叨敘,看到我認為需要的都問一下,有了沒?信蒼早就買了一些東西了,今天只是把遺留沒買的,再買一下。這是一種完全為別人逛的街。

我們也是沿著湖畔回來的。黃昏時候,已有些涼意,湖邊有一些人家,一樣都種些小花在門前,每戶都有,像是他們浪漫心情中的一部份。我心裡想種花究竟是天生的還是當地習慣,還是英國人留下的風俗。很多人在湖畔散步,小孩打著球,水井旁有人等著汲水,也有像剛下班的人沿湖走回家。我不知道他們以何為生,但是好像都還可以生活,也享受著生活,是一種可以自足的生活。

由於是入關前倒數的夜,聽說是有入關前開示或叮嚀之類的,因此,要閉關師兄們都上山了。

我們在湖畔旁的商店與幾乎是所有的師兄一起喝著薑汁奶茶,也點了一些印度餅,天氣涼爽,熱熱的餅,各撕一小塊的嚼著,真是適合。明天就要入關了,個人際遇選擇真不同啊!我心裡這麼想。信蒼、連群、和福永我們現在已不同,三年後將更不同。是什麼讓我們有這麼不同?這幾天有時候真認為原地踱步的感覺,好像是一種不安的舒服,我自己可以做什麼稍稍可以不要讓距離愈拉愈大呢?還沒有答案,但心裡開始很不安的想這個問題。

最大的幸福,通常不察覺

大餐廳在米麗寺的地下一樓,要從側面樓梯下去,由於米麗寺是在山頂上,因此地下一樓光線視野都很好。很多人等在門口,不是那種完全安靜,也有些次序的等著仁波切入場,很多人打著招呼,可能他們都曾經見過又回到各自的國家,彼此問候沒有誇張的熱情,輕輕淡淡的好像終究會見面的一群人,不必特別交代行蹤、約定或說再見。仁波切來了,真是高大,但是沒江秋喇嘛形容的那麼誇張(可能江秋喇嘛是看著仁波切出生長大,感受比較深刻),雖然我只有150公分出頭,但我來形容頂多就是""。大家自然形成一種秩序,依次拿餐盤,夾著菜,多少都不太在乎的樣子,不像學生時代吃自助餐時總想看看老闆有沒有給自己少了,或者總疑惑老闆為何看一眼就能說出這盤多少錢。在這裡,這種奢侈的自在,如果沒有一群人都是這樣,很容易就會引起微妙心裡的,譬如怕被別人認為很不精明而被欺負、或太精明而被防著,總之,心裡都是要計較著別人的看法,思量著自己要怎麼應對。

有機會與仁波切面談早就傳到師兄弟的耳中,好似是特別的。我是最後一批(就一個人)抵達的,我來的時候雖然沒有特別期待,但是還是很好奇早在農曆年前來或早我一禮拜來的師兄,究竟在做什麼(應該說是玩耍了什麼)。他們都說沒什麼,就說是去爬山、仁波切模仿秀,仁波切問大家問題等等,說的了然無趣的樣子。說實話我是困惑真這麼尋常嗎?但又想說可能尋常就是一種啟發吧!

師兄們問,我就將我的感受與過程跟大家如實報告,當然還是停留在剛才的喜悅中,是很想跟大家分享那不到30分鐘的一切,也許是我的感受感染了大家,有些人是露出欣羨的表情的,也有人表示遺憾,當然也有一些眼光好像在說你這樣子很不尊敬仁波切喔!我的確也有這樣心理壓力的,因為說不定是很普通的對話,我卻說成珍寶一樣,因為也不是什麼特別親近的關係,還說著種種的觀察。不過真正心裡大多數是想跟大家分享而無忌於說明我的無明、渺小,與更加睹定的心,就是這樣的想法吧!

由於這個開始,師兄也分享起一些點點滴滴。好像看完一齣長達幾天很雋永的戲,開始回味起來。有仁波切一起爬山,仁波切偏偏要大家捨平坦的路要跨越一個溝,又細心的將腳抵住傾斜,讓比較年長師兄不會滑倒,仁波切在模仿秀中如何捨棄形象,自在的表演。雖然大家都同在一齣戲中,回味起來,卻各有味道。我看這種感覺真的很像家人,就像古代過年節,總要一起看戲,聊聊,梨園唱戲遊園賞花。我的確也很想多聽一些,希望把缺的部分補起來,但這畢竟只是一種企圖,所謂緣分應該就是這樣吧!各有各的。(貝瑪可拙.印度之旅.2005.07.05.)

文轉送行閉關(5)--眼見為憑

CICO網站所呈現的文章,本公司保留著作權,如需引用,應徵得本公司同意,並請註明出處。
歡迎對此網頁內容有任何問題或建議email給網主 bill@cico.com.tw ,我們將儘速與您聯繫
上次更新:2021年04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