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行閉關(2)

首頁 向上 獎助學金 人力資源 關係網絡 網頁索引  

 Since2002.11.18.本公司創辦人任職中國生產力中心17年,之後,創設CICO迄今也邁入第20年了,擁有37年顧問實力,中小企業主們,如有培訓、輔導需求時,歡迎洽詢!

 

向上

 

送行閉關(2)--索拿達與大吉嶺

是很有趣的安排,所有三餐都是自己要處理的。在吃早餐前,我一早就走路上山,想趁清晨露水還停留在花草樹木上把昨晚沒看清楚的的米麗寺一個人端詳一下,像是生活在這裡的村民,從自家到附近晃晃,看看東家的大理花花苞今天是不是開了一些,看看轉彎小路上的以紫色小花圍的籬笆鬧的更盛了,遠眺一下排松映在湖面的米麗湖,發現從青苔的階梯上迸出的小白花。我那能想像,昨天在擁擠西藏村,前天還在永遠不知道誰會不經意淡淡奚落你全心思努力的事的商業叢林竭力搏鬥,今天在呆呆站在一條不知小路觀看路邊的小花。

今天要到索拿達卡魯仁波切的道場,幾位常駐索拿達的喇嘛也同行,一位老喇嘛是寺裡的大廚,江秋喇嘛送了幾件看起來非常豪華的袍子給這位老喇嘛,他露出金牙快樂的樣子,讓人覺的真喜悅。還有一位年輕一點的也要同行,在他們謙讓著誰要做前座後,就出發了。山路看起來差不多,不是晴朗天,沿途茶園很是美麗,這兒靠近大吉嶺,也鄰近尼波爾,都在喜馬拉雅山下。由於尼波爾政局不穩,因此岡哨多了些。路上有些小學生要上學,穿的制服多是襯衫加上小領帶、及膝褲裙,可能以前印度是英國殖民地所以日不落帝國的貴族氣在這鄉間還是嗅的到。

快到索拿達遇見世界三大高小火車之一,是煤炭動能,在轉彎處緩緩嘟嘟的拉近,還冒著煙,真有以這個當交通工具的,車內的人拿著公事包閉目養神,看起來像是中產階級地樣子。這是世界同時都有人用子彈列車與這輛高山小火車通勤,他們有不同的未來或快樂嗎?我想著,只是想著,也沒答案。

索拿達卡盧仁波切的道場很不起眼,幾棟鐵皮屋頂的建築,我們爬上樓梯進入像中庭的地方,左側是一些禪房,右側就是主寺,前方則傳來小喇嘛背經文的唱頌聲。江秋喇嘛到這裡到處打招呼(在台北可沒如此熱絡),看起來更加隨意進入房子,如果喇嘛有家,這裡應該就是他的家,我感覺是如此。

已經是中午了,在中庭有人擺出用大盆子裝的飯菜,大小喇嘛排列取用,他們就坐在中庭四周的矮牆上聊著吃著,小喇嘛披著薄薄的袈裟,小小的手風乾的黑黝,捧著比臉還大的飯盆,天空灰灰的,看不遠,我的心也灰灰的,洪姐說他們為了要蓋一些禪房,幾位執事決定每天省一半飯錢來建房子。

我們也吃飯,看起來就是特別準備的。我很努力的吃,因為怕辜負他們的用心,看著窗台下大家正在聊著享受飯後的時光。飯真的很甜,菜真的很新鮮,心真的激動。

飯後大家下樓,老喇嘛早已換上剛才車上送的袍子,年紀與貴氣的袍子很相稱。我們又贏得一次老喇嘛帶給我們滿臉滿足的喜悅。

沿著主殿逛一圈,畫唐卡的喇嘛、小卡盧仁波切英文的老師、禪房的年輕喇嘛、生活在這裡,每天跟自己相處的時間最多,與自己的心過日子,與佛行事業過日子。

主殿中放著第一世卡盧仁波切的古棟(受人尊敬的仁波切圓寂之後,弟子為了可以時時瞻仰,會保留其肉身),古棟是放在四面玻璃製成一個的木架上,用很茂盛的牡丹假花,珍珠琉璃裝飾著,有很多卡達圍繞,師兄們在四周繞行,並持咒,江秋喇嘛很仔細端詳一切細節,像是思念,又像是感恩,是很禮敬,這種禮敬與達賴喇嘛來台時他站立在旁邊彎著身但眼觀八方的神情是不同的,與泰錫度仁波切或是桑傑年巴仁波切到中心時的表達的禮敬也是不同的。就是不同,在這裡江秋喇嘛像小孩一樣,看著古棟,大概在心裡在和卡盧仁波切訴說著這段時間的種種吧!

又回到左側禪房的二樓,一邊喝著奶茶,要好一陣子大家會共修,會長會供養寺廟,這種純脆等待對來自台北的人來是不習慣的,總要做些什麼才覺得生命不空過,有人提議去大吉嶺,但似乎來回車程會來不及,又有人提議一車去一車留,這下可為難了,誰要去誰要留,瞭解大家意向的問話很有趣,「誰不參加午後共修」與「誰要去逛大吉嶺」?這樣的問話對一位佛弟子太明顯要選擇前者了,但我腦子裡開始映入印度地圖,焦聚又調到印度北方,我開始說著國中地理中如何描述大吉嶺是印度北方重要商務結集地,我們來到歷史與地理重要地,而可能我們就是擦身而過,而這輩子也沒把握何時會再來,說罷遺憾與惋惜已經充滿自己的心好像也渲染了大家,喇嘛看看大家,於是請大家給他一小時,(我是很困惑為何要一小時,事後我才更加瞭解到回家以後要跟所有的家人見一面寒暄一下),於是喇嘛就不見了,回來已經過了一小時,說著樓梯下方幾棟木造矮房還來不及去,問有誰要以一起去,我跟著去了,是一阿尼的住家,跨進門檻,阿尼好高興的樣子像是看到離鄉的兒子一般,轉身招呼我後,就不見了,喇嘛說阿尼的兒子和他是好朋友,長的也很像,同時喇嘛還是邊跟阿尼聊著,邊翻開桌蓋直接捏起一塊看不出是什麼的東西,就往嘴裡塞。阿尼端了奶茶出來,喇嘛很乖的喝著,我連忙接著喝了一小口,我想我這一輩子就今天喝最多奶茶,喇嘛拉著阿尼的手,說什麼我是聽不懂的,但感覺就是說著近況,我在旁邊看著:如果說米麗寺是喇嘛的學校,這裡就更像是他的家。

大吉嶺是一個山城,沿途上就有很多商店,從賣當地沒見過的蔬果,到賣著各種品牌的電腦店,招牌上印著HP、IBM、Compaq,ASUS(台灣的華碩)也有,在這個印度北方西瑪拉雅山腳下的登山者的勝地補給的山城。大吉嶺的街道如果在空中看應該像是英文的Z形,因為是沿山發展的,店家很是熱鬧,不只是觀光客,也有來自尼婆爾、不丹、錫金的商人來這裡交易、採買。

有師兄要買喀什米爾絲巾給家人,有懂門路的人,大夥就幫忙看,很幽雅的店,是一位穿著很講究的女士,介紹著絲巾的圖案與材質的特色,很小心的展示折疊收藏讓人覺得更加珍貴的感覺,殺價的習慣在這樣的氛圍下是很難施展的,由於是第一家,因此大家很快就放棄了,我以不知的直覺提議試試來的路上有一家似乎有很多貨色的店,於是沿街尋找,很快的找到了。這家店的布置很有趣,約八坪大的空間,四周都是櫃子,櫃子上疊滿一類類的圍巾,櫃子下是挑高一尺木質地板像展示場,以下則有疊起來的椅子,老闆把椅子排起來,大家則此起彼落的說要看哪一絡哪一色,老闆動作很快的展示與簡要說明,每展示一條,總是有人會很快會說這搭什麼多好看等等,有興趣的人就舉手拿下放在地板上的一處,很快的地板上堆滿了像小山的圍巾,好像在拍賣一樣,由於太熱鬧了自然也引起一些人進來觀看。不過好像還了價錢就沒成交。

喊的速度決定你是不事先擁有購買權,有人謙讓、有人含蓄、有人節制、當然也有人總是先佔螯頭,不知覺中大家都選了一些,連喇嘛也一樣,我們很是好奇他要送誰,因為是比較穩重的花色。有人來催著趕怕回米麗寺的山路起霧不好走,在差不多眼花撩亂下,開始收拾真正要購買的,老闆是一位很精明的印度人,這讓我們殺價比較沒壓力,由於很多人因此結集起來的數量就有些驚人,我細聲請一位師兄請喇嘛出去逛逛,這好像讓我們雙方談判的立場較為公平一般,七嘴八舌下老闆不想退讓,老闆當然極力說明產品的品質,又推說剛才兩位外國人要95折都被他拒絕等等表示實在是公道價格,這讓我們很是為難,心裡想哪有不能談價錢的,特別在這個商業活動活絡的小城上。

我買東西有個原則就是不一定要,心裡會告訴自己任何東西都是多餘可有可無的,因此交易過程的反應是讓我買的最主要因素,有時我會因為店員服務太好,在店裡搜尋可以買的東西,若真的沒有合意的則心裡覺得很對不起店員的心意。這時候也一樣,真正讓我好奇的是在這裡的買賣方式。但是同行的有人是一定要帶些絲巾回家交代的,因此在意程度不同。因為大家也累了,有人要喝水、上洗手間等,大家商量後決定先冷卻買賣先退出商店,只要不一定要,都是佔有談判優勢的,我這麼想。當然表示可能的成交條件讓對方思考也是很重要的,走了一小斷路,我們還在踱步逛著,老闆就追上來,表達可以商量的餘地,可能是一筆大交易吧!雙方都也捨不得,一條一條列清單累加再湊個喜歡的數字就變成成交價。每個人都很歡喜的買了喜歡的東西,臉上有滿足的笑容。雖然天色漸晚了!

停車的地方已經挪動了,走了一段路,上了車,大家說著剛才交易的過程,當然有認為可以再更便宜的,也有很高興的說同樣貨色在台北市價格的五倍或八倍不等,反正會有不同反應的。天色慢慢暗了,霧氣愈來愈濃了,下著雨的山路愈來愈長了,路是險的,喇嘛唱頌著。有些人平靜睡著了,有些人習慣擔心起路況來,就是這樣。這輛車獨享前後的黑暗,沒有可以跟車的對象,真的也是有些孤獨的。在這個時候,想起也許嘎瑪巴與許許多多從西藏到印度的喇嘛就是穿梭在這樣山區來到德蘭沙拉,他們走的可不是現在的柏油路,而是兩邊無際的森林,這樣的夜裡他們可能在趕路,可能偎靠在山岩,冰雪和著一點饘巴裹腹,腳上可能是穿孔的鞋子,衣褲可能因為爬行而磨破了,難怪有人腳指會凍到必須截肢,沒法瞭解的在這裡你就會知道一切,而更清楚喇嘛為何山難時總是很困惑的問這些人到山上做什麼。因為山路是生活的行程,不是娛樂的挑戰。

山裡更寂靜,只有我們的行程,這樣一起的感覺很久沒有了,就在這個時候。在同樣的吉普車上,同一個方向盤引導我們的前路,車上每個人似乎同樣靠近生或死。

總算回到米麗小村了。各自回到自己的旅館、自己的房間,我心中也決定要把房間退掉,住進沒浴室窗戶面對走道但是乾淨的旅館,一方面跟師兄們同一旅館,二方面只有約四分之一的費用,省起來,就可以多留一些下來。明天卡盧仁波切要請國外弟子共進午餐,我被告知著。(貝瑪可拙.印度之旅.2005.06.24.)

文轉送行閉關(3)--入關的日子

CICO網站所呈現的文章,本公司保留著作權,如需引用,應徵得本公司同意,並請註明出處。
歡迎對此網頁內容有任何問題或建議email給網主 bill@cico.com.tw ,我們將儘速與您聯繫
上次更新:2021年04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