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行閉關(3)

首頁 向上 獎助學金 人力資源 關係網絡 網頁索引  

 Since2002.11.18.本公司創辦人任職中國生產力中心17年,之後,創設CICO迄今也邁入第20年了,擁有37年顧問實力,中小企業主們,如有培訓、輔導需求時,歡迎洽詢!

 

向上

 

送行閉關(3)--入關的日子

終於是要入關的日子了。今天天氣很冷,大家幾乎都把可以穿的層層穿在身上,帽子圍巾全都上身了。早上會有一些儀式,所有入關喇嘛都依序在閉關關房中間主殿坐著,是很長的祈請過程,誦經、供養食子等,入關的喇嘛之間已有分工,是值班的。所有來自各地的師兄或親友都獻上最好的祝福,每位喇嘛前面都堆上雪白的卡達。下午就要入關了。我也沒見過究竟是一種什麼儀式,是走進去就好,還是在裡面集合,從此就算入關,我想卡盧仁波切於深山間閉關時想必不是這樣過程的。

閉關的人,都穿戴紅帽,與披著黃袈裟會集在波卡仁波切的古棟那間佛堂,經過誦經祈求,整間佛堂迴響著,是一種讓人會全身舒麻的音韻,我拿著手機照相機(在來印度前一天買的)很不熟悉的照著,門口站著一排小喇嘛,從古棟佛堂到堪布仁波切的禪房。小喇嘛有些實在看起來很小,師兄對我說他們大多來自尼波爾、不丹、錫金,由於寺廟原則上只收10歲以上的小孩,仁波切確認是否收為寺廟小喇嘛的面談時,在外排隊的父母通常一再叮嚀小朋友說:「仁波切問你幾歲時?你要回答說我已經10歲了。」,我又問說這看起來太明顯只有56歲,師兄說仁波切也知道,但是這些父母拜託的眼神,仁波切也只好收了。看著這些小孩,披著薄薄的袈裟,有些小朋友剃光頭上還有著癬疤,小手因為風乾而黑黑的、臉頰紅咚咚的,我幫他們拍照時,他們打鬧著,有些會湊過來一起,有些則害羞的看著,有些則睜大眼天真的好奇,手上把剛才影像留住的這台小手機;這麼小的小朋友在台灣照理說是稚嫩的皮膚,讓人想捏一把,嚷著要吃麥當勞或像我們社區早上一樣有著阿媽阿公送他們上幼稚園的娃娃車,而這些小喇嘛父母為了小孩可以有起碼溫飽與受教育機會,忍心送他們來到幾百里外的米麗寺,好將希望放在這位遠近都知道的慈悲禪修者。起了霧,站在霧中的小喇嘛,雙手握著,看著想著,讓人一陣鼻酸。

在嗩吶前導下仁波切與要閉關的喇嘛們出來了,他們走向堪布仁波切的房間,堪布仁波切是這次主持閉關的老師,入關前要與上師頂禮,是一種禮貌,在裡面停留一段時間,又到旁邊的舍利塔繞塔,就要入關了,兩邊排列很多人,通過大殿前面,上一個小坡,走進關房大門,有人說著加油,而我的心情呢?不捨嗎?高興嗎?惆悵嗎?可能兼而有之吧!不是一下可以清楚的複雜

很多從較遠寺廟來的,已經是黃昏了,都趕著要回去,與一車車的萍水相逢的人道再見,索拿達的喇嘛們也是,在要趕回程路還掛念著要送大夥大吉嶺的茶,這種困窘下的心意更是讓我們莫名感動,米麗寺的喇嘛也要送些什麼,大夥彼此謙讓著(像一家人多麼想為對方多做些什麼)終於大家達成協議。可能是不捨心情吧!又約了明天與堪布仁波切用早餐,我們要請小店替我們準備足量份數帶上山去。不過聽說變成仁波切要請我們吃早餐。(貝瑪可拙.印度之旅.2005.06.28.)

文轉送行閉關(4):一閉三載

CICO網站所呈現的文章,本公司保留著作權,如需引用,應徵得本公司同意,並請註明出處。
歡迎對此網頁內容有任何問題或建議email給網主 bill@cico.com.tw ,我們將儘速與您聯繫
上次更新:2021年04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