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格在2.24

首頁 向上 獎助學金 人力資源 關係網絡 網頁索引  

 Since2002.11.18.本公司創辦人任職中國生產力中心17年,之後,創設CICO迄今也邁入第20年了,擁有37年顧問實力,中小企業主們,如有培訓、輔導需求時,歡迎洽詢!

 

向上


定格在2.24

47日凌晨3點零3分,手機簡訊鈴聲響起:「博士離開我們了!」雖然這已是意料中的事,心裡早有準備,只不過,來的又急又猛,那眼淚還是不自主的撲簌簌流了下來

緣起

1985年六月,拗不過小老闆一意孤行,堅持執行併廠計畫,心灰意冷之餘,既然理念不合,不如歸去。正巧,財團法人中國生產力中心(下稱CPC)登報徵求機械工程師一名,乃寄出履歷應徵,結果在400餘位應徵者當中,僥倖獲得錄取。隨之遞出辭呈,並在兩個月中完成遷廠計畫草案後,於當年九月一日,赴CPC履新。那年剛好是石博士所率領的自動化服務團專案結束後,併入CPC,並由石博士接任總經理。

報到第一天,組長交辦任務,原來是要執行動產和不動產之鑑價、工廠拆遷補償之查估。前者,意外走入土地估價之行列,也意外地衍生後續爭取不動產鑑定業從徵信業中獨立出來,成立不動產鑑定業同業公會。同時,帶領鑑價人員考察日本不動產鑑定協會及不動產鑑定研究所,以及星加坡大學、香港中文大學短期研修投資估價。返台後,舉辦120小時土地估價師班,同步於公會自行舉辦考試,頒發鑑定師執照,迫使內政部最後擔起不動產估價師立法重責,從而建立了台灣估價制度與體系。此乃後話,在此姑且不提。

觸媒

80年代,台灣大型公共建設正如火如荼的進行中,包括北二高及全國各縣市道路擴寬,都需要執行工廠拆遷補償查估工作。早期,各縣市政府係交給公會辦理查估,但因公會會員本身就是廠商,公平性備受質疑。CPC因屬經濟部所屬財團法人,擔負起中小企業經營管理相關輔導與訓練事宜,對於產業有相當了解,各縣市政府希望CPC能承擔此一重責大任。因緣際會,此項工作乃落入我的肩膀。

剛開始,沒有什麼制度或前例可循,由於係執行公務,屬於廣義公務員,身分非常敏感。因此,我都戰戰兢兢地進行查估工作,為了維持公平第三者之立場,查估時,連受查廠商端出開水都不敢喝。同時,多方請教專業之人士(包括同事曾定祁先生,2019年辭世),就如何施設機械安裝土木基礎,以及拆遷人事費、搬運吊車費、停工損失等,最終設計一套計算模式,再請電腦顧問,撰寫電腦查估系統。爾後,只要輸入變數就可自動產生報告,大幅減少人為錯誤和時間。

衝突

由於查估作業系統的謹慎規劃,縝密調查,所查估拆遷所需金額貼近實際支出,逐漸受到委託機關和業界肯定。剛開始,接受國工局委託北二高工廠拆遷,最後延伸到中二高及南二高。縣市政府委託部分,也從台北縣市慢慢延伸到全國各縣市。直到有一天,查估彰化外環道路須拆遷的某抽鋼筋工廠。現場勘查時,發現該工廠早已停工十餘年,且颱風將屋頂掀開,機械設備袘k殆盡,已經不堪使用。由於委託查估條件是機械設備拆除-搬遷-安裝,並加計停工期間之損失。因此現有設備是壞的,搬到新廠同樣也是壞的。然而業主卻要求全新補償,因違反委託條件,無法答應。

查估後隔幾天,一位地方選出之立委,陪著業主到台北CPC(當時在松山機場世貿展覽館二樓),直接進入石博士辦公室。石博士乃請秘書電話通知我到辦公室接待與說明。當時我把委託機關委託查估條件詳細說明,並清楚告知業主,CPC無權製作全新補償報告。立委當場表示理解,但,仍要求作最大幅度之從寬編列後,告退。

送走客人,我回到石博士辦公室,對著石博士拍桌道:「這是典型關說您怎麼可以把我推到第一線,讓我直接面對立委?我如果在壓力下,答應他們的請求,那麼,明天很可能就因為圖利,而關進土城看守所。我這是執行公務,是準公務員,您知道其中利害關係嗎?如果再有下一次,第二天我的辭職書就會在您桌上!」越講越氣,足足飆罵了56分鐘。

石博士靜靜地聽我的怒吼,當我停下話喘息時,他緩緩站起來,向我一鞠躬,然後說:「對不起,我錯了!請你原諒我。我真的不知其中利害關係,從此以後,不會再有下一次了。」

我驚愕地看著石博士,在還沒回神當下,石博士接著說:「從今以後,有關查估及鑑價案之核定,你簽准後即可出報告,不用再送到我這裡來!」

當下,我覺得好慚愧,原來石博士氣度如此之高,授權也可以如此之大,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也因為他這樣的信任,讓我追隨他十五年期間,週一到週七、日以繼夜、枵腹從公。頗有「士為知己者,死」那種毅然而決然。更因為石博士讓我在完全沒有干擾的環境下,秉公執行拆遷補償業務,導致之後爆發大來紡織官員受惠貪瀆案,我被調查局請去調查站問訊長達四個多小時,最終能夠全身而退之關鍵!

內控

然而,石博士的授權,也並非毫無節制。

一回,我申請公務車赴彰化一家皮包工廠,辦理動產(機械設備)抵押貸款鑑價案。當日,逐一清查機械設備規格、使用狀況、台數、安裝方式、配置圖、財產目錄及採購相關憑證,做完紀錄後向老闆告辭。準備離開時,老闆隨手在其辦公桌上,取了一個物品說:「這是本公司生產的皮夾送給你當紀念」。我連忙推辭說:「對不起,我不可以收任何廠商禮物,以免有失公正性」。他大笑說:「這哪是什麼禮物,您看生產線上流動著的一個個皮夾,送您一個又算什麼?」拗不過他,只好收下,心想,回到辦公室,再繳給福委會做為年終摸彩品吧?只不過出門上了公務車,心裡越想越不對,撕開禮品包裝紙,打開皮夾盒,取出皮夾,發現內裝一大疊鈔票。嚇了一大跳,趕緊叫司機回頭,回到工廠,把那一疊千元鈔,還給老闆,皮夾也不要了

原本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了,沒想到還有後續。

次月溝通大會,石博士談企業文化,講著講著,突然把我叫起來,然後,敘述了上段過程,最後,補了一句:「我就是要獎勵這樣的同仁,這就是我要的企業文化!」哇靠!石博士怎麼會知道?當時,真的嚇出一身冷汗。事後了解,原來公務車司機竟然是Spy(間諜),當天返回辦公室,就直接向博士匯報了!

奉獻

石博士,原本在加拿大奇異公司任職(更早曾擔任Dunham-Bush副廠長,專長是海底焊接)1982年,經不起趙耀東和李國鼎力勸之下,答應返台出任自動化服務團團長,二年後又接任中國生產力中心總經理,帶領我們一群年輕工程師及顧問師南征北討,為台灣中小企業注入生產力(1955-1970)、品質力(1980)、競爭力(1990)、知識力(2000)而努力。因為長年在台灣,很難有機會和遠在加拿大之妻子和子女見面。當時也沒有Wi-Fi及免費的通訊軟體,分隔兩地,博士雖然不說,但思念之情,偶而也會顯露出來。一回,溝通大會,博士敘述因赴美出席會議,結束後,順道飛回加拿大,與家人團聚的過程:

回到久別的家,好不容易捱到晚上孩子都返回家中。我很興奮又期待的跟孩子們說:「明天可不可以全家一起去餐廳晚餐?」

「不行,我明天學校有事!」女兒( Christine )直接拒絕。

「那麼,後天呢?」我再問。

「不行,後天我和朋友有約!」兒子說。

「爹地好不容易休假回國探親,你們連一個晚餐也不願意陪我?」我氣急攻心不自覺的怒吼。

此時,Christine 突然哭喊:「When I want you, Where are you ?

石博士哭了,溝通大會全場數百人一陣靜默,啜泣之聲,此起彼落。估計過半同仁,都流下淚來!多年以後,回想當年Christine哭喊「When I want you, Where are you ?」稚嫩的聲音,彷彿都還縈繞在耳際…(資深同仁曾經在台灣見過孩提時代的Christine,我因感佩石博士的信任與提攜,故長女英文名字也取Christine)

勤學

石博士博覽群書,「學富五車、才高八斗」已不足以形容石博士之博學。每次有機會出席美國參加各項會議,他一定抽空到當地最大書局,購買最新出版的經營管理相關叢書(至少十幾本)。然後,在返台10幾個小時的飛機上,以速讀方式全部看完。第二天進辦公室,就會依同仁個別屬性,丟一本給我們看。厚厚的原文書,看得頭皮發麻,但又不得不看。因為,很可能過了一個禮拜,石博士突然會問我:「上週給你的那本書,第23頁第二段作者所談的概念,你有何看法?」如果你沒看,肯定答不出來,那麼,石博士可能會賞你一記「敋頭那」(客語:用指關節部位敲頭)

石博士不僅博學,更可怕的是可以一心二用,甚至三、四用。起初不了解狀況,一回,向石博士面報專案進度,講到一半秘書進來有急事向他稟報,我自然住口,不料石博士說:「你繼續說。」然後他邊聽秘書說明、邊聽我的報告,真有點氣人。更有甚者,秘書離開,一通電話進來,他拿起電話回話,我當然住口等候,但他卻摀住話筒說:「你繼續講!」那情景就是,石博士邊聽電話、邊回話,同時拿筆邊紀錄、邊聽我簡報。如有外人看到,場面真的有點搞笑。但重點是,當他放下電話、我也簡報完畢時,他劈頭就問:「你剛剛所說第一案第二點的執行策略,可能需要考量財務槓桿過大之風險,畢竟該案資金投入不小。又,第三案的執行方向,似乎與原始計畫有很大出入,是否有檢討之必要,況且。」

哇!他不僅有在聽,而且還可以精準做出Comment(評論),實在太令人驚奇。

石博士的勤學,讓我深受感動,在他的鼓勵與推薦下,1992年報考中興企研所在職學分班,連續三年晚上上課,取得36學分(第一名結業)。並於1993年,申請美國西堤大學(City University)企研所攻讀。由於西堤大學採認中興企研所12學分,因此只要再修24學分(包括論文)即可。復因石博士開放資深同仁每年有一個月出國學習假,加上我每年特休一個月,得以在兩年內(1993-1994),取得西堤大學企管碩士(MBA)學位。

轉折

1989年中國64天安門事件後,外商(包括港商)陸續撤離中國,此時台商卻趁機大舉西進,填補了缺口。石博士認為,這是台灣企業壯大的最佳時機。為了讓台商能夠在中國快速生根與發展,因此,石博士希望CPC扮演最佳的推手。協助台商建立管理制度、落實品質政策、健全財務管理、擬定投資策略等。

故,當年起,石博士帶領我們,先赴中國各地進行投資環境的考察,包括土地資源、投資法規、環保政策、稅捐優惠等。繼而投入大批顧問師同仁,協助台商投資中國各地,如頂新集團(康師傅-天津)、鴻海精密(富士康-深圳)、旺旺集團(旺旺-湖南)…等,都是CPC當時大力投入人力資源進行輔導的公司。

石博士基本上是屬於大中國主義者,對於台獨議題,非常不以為然。曾經,我誠摯地勸他,別管政治,只要做好份內工作,駑力輔導廠商提升競爭力,立足台灣、借力中國、行銷世界即可。但石博士有他的想法與理念,還是不時議論時勢,引來在野黨側目。身為部屬,深感不安。終於有一天說服博士願意接見台獨人士蔡有全先生。會面當天,引介蔡先生給石博士後,我就先行退場。原本石博士設定會談30分鐘,結果,談了2個多小時才結束。會後,我問石博士,談得如何?有何感想?石博士驚嘆的說:「哇!我今天才發現台獨人士竟然有這麼高的理想!」我回說:「就是啊!政治很複雜,能不碰就別碰。」

可惜的是,耿直的石博士依然故我,終究引發當時在野黨立法委員,在國會公開抨擊CPC利用國家資源,進行「資匪」。由於CPC係經濟部所屬財團法人,國會審查經濟部所屬財團法人預算時,CPC總經理必須列席備詢。1998年那次國會列席備詢,當立法委員嚴詞抨擊CPC派顧問師赴中國輔導,形同資匪時,石博士再也忍耐不住,當場憤而宣布辭去CPC總經理乙職。

猶記那天,博士回到辦公室後,召見我們幾位高階主管,告知他已經辭職乙事。當時,我說:「原本我們早就說好,您辭職,我也同進退。」但石博士說:「不可以!因為我推舉萬以寧續任總經理,你們必須留下來輔佐他!」

踽行

離開CPC後,石博士很快地結合企業資源,在英業達集團溫世仁總裁大力支持下,19986月成立了財團法人全球華人競爭力基金會(下稱全華會),並出任董事長。然而,畢竟是民營財團法人,無論是人力資源、財務資金都有其侷限,加上200312月溫總裁辭世後,更顯得欲振乏力。

2002年我離開待了17年的CPC,自行創業。目睹全華會經營困境,但因公司新創,業務開發繁忙。加上04年攻讀博士,在期刊論文多重壓力下,也只能有一搭沒一搭的提供有限時間,協助全華會業務經營。除掛名全華會特約資深顧問外,也擔任MTP講師。同時,實際參與「情境式組織學習」之程序設計、輔導模式與認證體系之研發,並經二天一夜的研討會將組織學習導入台水公司,驗證情境式組織學習確實是可以發揮巨大功效。

2006-2007年間,石博士接受浙江台州市市委書記之邀請,協助台州市政府,執行「輔導中小企業產品競爭力提升計畫」。當時,我應石博士指派,也參與了部分計畫之執行。可惜該計畫最終仍就囿於全華會人力資源不足,無法有效全面性展開輔導。

罹病

石博士結束台州輔導案後,2008年,返回台灣,不料卻突然下半身癱瘓。經看遍台灣各大醫院,甚至遠赴北京中西醫名醫,都無法確認病因,最後只能說是免疫系統異常所致。其實,還在台州輔導時,石博士就曾經抱怨說,他沒辦法站著小便,必須坐著才尿得出來。且,腳底板沒有知覺,我們陪他去腳底按摩,找最有力的師傅幫他服務,他都說不夠力,沒什麼感覺。當時就有預兆,可惜沒有警覺立即求醫。

自此,石博士必須坐輪椅代步。然而,石博士並不屈服命運,開始研究論語,並將論語所述,分門別類,應用在經營管理實務中。論語新解,反成為此時期石博士結合先賢思維的創新管理文章之濫觴。

2019311日,華砇一所全新型態都會、微型、菁英小學,在石博士擘畫催生下,誕生了。當年,已82歲高齡的石博士,仍然意興風發的致詞:「我認為,教育是農業工程,而非工業工程。因為你能數出一顆蘋果中,有幾顆種子;但你無法知道,一顆種子能長出多少蘋果。快樂的學習,沒有願景。學習後快樂,才能持續的學習。每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的種子,鼓勵孩子透過多元探索,因學習而快樂,建構學習如何學習的能力,使孩子的天賦發光,做更好的自己。」

停格

2021年,動盪的庚子年,終於過去。慶幸台灣有效控制了新冠肺炎之疫情,經濟成長率2.98%,為亞洲成長最快經濟體。台股封關收在14,732.53點,創歷史新高,總計2020年大漲2,735.39點,漲幅22.8%!台灣經濟表現,在全球發光發熱,能見度高漲。

20212月下旬,不知怎地,我老是覺得心神不寧,每天凌晨打坐時,石博士身影,一直出現在眼前,縈繞而不去。

35日前往PDP公司接洽業務時,Marie突然告知,石博士中風了,你知道嗎?我大驚回說不知道啊!返回辦公室,去電潘秘,才得知今年元月初,石博士中風,醫院檢查認為輕微可以返家休養。但127日晚上,再度中風,這回顯然較嚴重,認知功能似乎喪失,無法言語。右手無力,無法吞嚥,只能插胃管。含著淚,和潘秘約時間去探望石博士。

39日下午,在國泰醫院總院搭乘接駁車至汐止分院,進入802病房,終於見到了石博士。我左手握著博士左手,脫下口罩,問博士認不認得我?博士沒回我,但眼睛骨碌碌地看著我,且左手越握越緊。

我用右手放在博士肚臍上,感覺博士氣息微弱,未幾,博士閉上眼睛,似乎有感覺到一點舒服。幾分鐘後,再度睜開眼睛看著我,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312日下午,我請我氣功老師一起去探望石博士。老師右手搭在石博士肚臍約15分鐘,博士一度非常平靜,似乎睡著了。

結束後,老師說:「博士胸中積痰甚多,因他無力自行咳出,抽痰只是治標,無法治本。腦中積水嚴重,如無法手術引流,病情難以改善。且胃氣已斷,鼻胃管灌食,只是續命。建議請中醫看診,開「清熱、化痰、調整胃氣」的中藥,讓石博士胸中積痰可以化開,並讓胃氣正常,有助於身體元氣恢復。」

接著老師含蓄地說:「博士可能有機會短暫時間清醒過來,建議應把握當下,詢問博士對後續治療有何想法。」

我心頭一緊,和潘秘面面相覷

因在國泰醫院汐止分院已經住院快滿28天,原本希望轉至內湖三軍總醫院,但因沒有病床,315日台北醫學院通知有床,隨即轉至北醫。

惦念著石博士,想要抽空去看他。但這一陣子,家裡重新裝潢,地毯改成木地板、牆壁及天花板更換壁紙、露臺重新改裝,配合施工,移動家具,搞得天昏地暗、疲累不堪。

47日凌晨3點零3分,手機簡訊鈴聲響起:「博士離開我們了!」雖然這已是意料中的事,心裡早有準備,只不過,來的又急又猛,那眼淚還是不自主的撲簌簌流了下來

石博士自1982年返台迄今39年間,全心全力的付出,就為了創造台灣企業競爭力。歷史將會證明,當初輔導台商進軍中國,確實為台灣企業,打開視野,鋪設全新一條生路。博士的豐功偉業,也必能傳頌於後代!

博士最終停格在2.24,但停格不是永別,只是中場休息。如果有來生,希望能夠再次相遇,並服膺在您的麾下!

敬悼

石博士

有心栽培徒子徒孫功成名就遍灑中華大地

無私奉獻百工百業佳評如潮足堪含笑九泉

來生再續

奇岩•辛丑年驚蟄前

CICO網站所呈現的文章,本公司保留著作權,如需引用,應徵得本公司同意,並請註明出處。
歡迎對此網頁內容有任何問題或建議email給網主 bill@cico.com.tw ,我們將儘速與您聯繫
上次更新:2021年04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