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顛的甜蜜

首頁 向上 獎助學金 人力資源 關係網絡 網頁索引  

 Since2002.11.18.本公司創辦人任職中國生產力中心17年,之後,創設CICO迄今也邁入第20年了,擁有37年顧問實力,中小企業主們,如有培訓、輔導需求時,歡迎洽詢!

 

向上

雲巔的甜蜜

宇老,位於海拔1450公尺山巔,竹60縣道23公里處,是新竹縣尖石鄉前、後山的分界。或許,與其說是山巔,不如說是雲巔;那是個夏末秋初,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午後,山嵐環繞著主峰,只露出峰頂宇老派出所和兩側觀景台。立於台上,向下俯瞰,恍若白紗般的薄霧,就在腳踝間流竄,如潮洶湧,如夢似幻,彷彿就是杵在雲巔。

今天,我們不是來遊玩,而是有個甜蜜的任務,拜訪就住在山巒起伏雲巔間,一位不向命運屈服,半工半讀,有一餐沒一餐之環境下,成績卻超好的九年級生─小文(化名),他去年獲得茅花一兩獎助學金,今年,亦然。

小文,泰雅族,排行老四,上有大姐、二哥、三哥;下有小妹、小弟。最小弟弟今年小學四年級。從小,他就顯得與眾不同。雖然沒唸幼稚園,但卻喜歡捧讀把玩兄姊教科書,看不懂之處,就纏著兄姐,非要弄懂不可。六歲,就讀玉峰國小,從住家走路到學校,去程是下山,約需40分鐘,回程是上山,約莫要走個一小時。對於城市六歲小孩而言,這,恐怕是天方夜譚。但對小文而言,卻是小事一樁。升國中後,由於兩地相距25公里,又無公車,只能走路上學,以時速6公里論,一趟就要4個多小時,所以,小文天未亮就要拿著手電筒出發上學,才能趕上第一節課。

原本,小文可以不用那麼辛苦,只是,造化,有時候還真弄人。

小文的祖父,日據時代,就和漢人習作木工,擁有好手藝,木工收入穩定,家境還算小康。膝下六位子女,都能正常求學,一家和樂。小文父親是長子,1977年,就讀關西農校時,參加「省中上」運動會五千公尺長跑,獲得冠軍。因此,保送省體專。當期,他最大願望是畢業後,可以當小學體育老師。惟期望往往變成失望。最後一學期註冊前夕,小文祖父因工作從樹上摔下來,脊椎受傷,造成左半邊癱瘓,家中頓失經濟來源。龐大醫療費,將原有一點儲蓄花用殆盡,迎面而來的生活費與教育費用,就顯得異常拮据。為節省開支,小文父親乃決定辦理休學,並在家鄉打零工,以貼補家用,並資助弟妹上學。不料,休學沒多久,就接到兵單,且抽中海軍陸戰隊,隨即入伍當兵去了。

三年後,小文父親退伍回到家鄉,由於從小和其父親耳濡目染,對於木工亦有點認識,乃習作建築工地釘模板之工作。不久,更組織一群工人,專門四處承攬模板小包業務。當時,建築業景氣甚佳,因此,收入還算豐厚,經營數年後,也擁有一些積蓄。只惜好景不常,五年後那次(也是最後一次)承攬之建築工地,他的工人之一,也是表嫂兒子阿祥,不知何緣故,突然自三樓高鷹架墬落,當場死亡。由於阿祥未滿14歲,小文父親被以雇用童工名義起訴,還好表嫂非常明理,法庭上也向法官求情,最後判賠新台幣卅萬元,並緩刑兩年處分。

至此,小文父親著實心灰意冷,懷憂喪志。每當午夜夢迴,阿祥那血流滿面、眼露驚恐、但卻一抹微笑之稚嫩臉龐,讓他揮之不去、也讓他傷痛欲絕。雖說是表嫂兒子,但當時小文父親未婚,視阿祥如己出,疼愛有加。只因表嫂家境不佳,希望阿祥假日在工地打打零工,也可賺點零用金。身為表叔,他義不容辭答應,平常也只要阿祥協助地面簡易工作。出事那天,不知怎地,阿祥竟然爬上三層樓高之鷹架,也不知怎地,原本該有之護網,那天不翼而飛…。

收拾行囊,1985年,小文父親又回到家鄉。為維持生活,開始種植木頭菇。那是在一段約一公尺長之木頭周邊鑚洞,然後,將菌種埋入洞中,直立放置在野外;六個月後,將木頭翻轉直立,再過一週,就可採收。種植一分多地,每兩年約有二十萬元之收入。同時,也四處打工,包括模板工、砍竹工、閒暇也幫村子鄰居製作曬菇網架,加上種植青菜,交給農會統銷,平均下來,每月也有二、三萬元收入。這對於原住民地區而言,已是相當好的收入。收入穩定加上學歷不錯(雖然體專沒畢業),小文父親結識隔壁部落女孩,並深獲親睞。儘管當年,女孩僅15歲,並且比小文父親小16歲,但他們很快墜入愛河,隔年,結婚,並生下第一個女兒。前後,九年間,共生下二女四男。

返鄉21年了,小文父親已經年近半百。但,風吹日曬雨淋之下的父親,外表卻比實際年齡來的蒼老。目前收入與返鄉那時比較,反而因工作機會時有時無,而趨向不穩定。相對的子女教育經費、生活費卻數倍於當年。還好老大就讀長庚護專,免學雜費。老二就讀花蓮基督教學校,免學費,但雜費不少。老三竹東唸高中,主修汽車修護科。小文國三,學雜費不多,但補習費不少。老五國一、老六小四。前面三個孩子住校。小文和妹妹位了方便上學與補習,在竹東租了一間老房子,每月租金加水電瓦斯費,也要將近五千元。林林種種之開支,讓原已不穩定之家庭收入,顯得異常沉重。

加上,小文母親一次打零工砍竹子時候,不小心滑倒摔跤,後腦勺著地,緊急開刀取出血塊後,雖逐漸康復,但自此身體不能太過勞累,否則舊疾復發。

在這樣艱困的生活環境下,並沒有讓小文自暴自棄,他以第一名之成績小學畢業後,進入尖石國中。除在假日幫忙打工賺錢外(去年,和哥哥一同打工,賺了一筆錢,買了一台中古摩托車,現在,假日回家,可以騎摩托車了。只不過第一次騎,就被警察伯伯逮個正著,還好警察也知道小文家境,只有警告,沒有開罰),小文爭取每一分每一秒的時間讀書,成績也一直維持第一名。

小文,黝黑的皮膚,不足160公分的身高,瘦弱的身子,卻有一個像陽光一樣的笑容。淺淺的酒窩、深邃的眼睛,露出堅毅又迷人的溫柔。訪談前,學校老師說,以他的成績,至少竹東高中沒問題。訪談時問他:「竹東高中沒問題吧?」他竟露出驚異的眼神,有點不依,並以堅定的語調,微笑的說:「該是省中吧!」。省中,指的是「新竹中學」。當下,我有點懊惱,似乎不該如此沒常識的低估他的實力,換來驚異不依的眼神。

八月,小文剛滿十四歲,他會種木頭菇、種菜、當砍竹工、甚至,也當模板工。小文父親雖然心疼,但,家庭經濟壓力,讓他無言。筆者握者小文滿是起繭的小手,我亦無言…。

天已昏黑,依依不捨的,我們告別小文父親、小文、和弟妹。回首,看著破舊的房子,小文父親說,目前暫借他弟弟家,近期,他將利用打工空檔,著手自行修建老家,希望下次有機會來時,可以在自己的家接待我們。

言談間,沒有太多裝飾用的形容詞。有的,只是不向命運低頭的堅毅與信心。這種樂天知命的性格,在小文身上,依然清晰。

有點感概有點悲,當台北為政治鬥爭,弄得鬧哄哄之時,雲巔、宇老,某種程度,似乎才是真正人間天堂。這裡,沒有口水、沒有操弄。有的,只是為生存打拼的艱辛和因此換來相互扶持的親情。

或許,這就是雲巔的甜蜜吧。(奇岩 •2006/9/7)

CICO網站所呈現的文章,本公司保留著作權,如需引用,應徵得本公司同意,並請註明出處。
歡迎對此網頁內容有任何問題或建議email給網主 bill@cico.com.tw ,我們將儘速與您聯繫
上次更新:2021年04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