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好疼

首頁 向上 獎助學金 人力資源 關係網絡 網頁索引  

 Since2002.11.18.本公司創辦人任職中國生產力中心17年,之後,創設CICO迄今也邁入第20年了,擁有37年顧問實力,中小企業主們,如有培訓、輔導需求時,歡迎洽詢!

 

向上

心,好疼

「人家已經長大了,有很多話要跟媽咪說!」安妮(琳賽蘿韓飾)纏著父親尼克(丹尼斯奎德飾),一直要他談談媽咪的事情。

電視上正在播出由 Nancy Meyers 執導的「天生一對」,儘管這部片子我已經看了好多遍,演員對答,幾乎都快要背起來了。但是,每當電視台重播時,我還是重複的、一而再的,讓它播著…。也任性的,讓心情隨著故事情節流動。當再度聽到以上之對話時,眼淚不自覺的在眼光中打轉,最後,終於潰堤…。

對別人而言,天生一對是個喜劇片。對我而言,天生一對卻不斷勾起我內心之疼。即便如此,我還是愛看,並且,嘗試著將自己融入劇中,享受兩個鐘頭,可以和爹地、媽咪撒嬌的歡愉。至少,這是在現實的人間,我無法擁有的感覺。

記憶中的五歲,還是個懵懂的孩子。一天的午後,母親把我帶到外婆家,那是位於新竹縣鳥嘴山下的泰雅族部落,整個部落都是同一家族,所見到的人,不是舅舅、阿姨,就是表哥、表妹。由於和表姐妹年齡相仿,所以,我們很快打成一片,玩到幾近瘋癲。不覺到了黃昏,依稀的,還記得夕陽紅通通的,逐漸沉在油羅溪的方向,晚霞就在黑豆欉上,灑落一片金黃。正沉醉間,母親喚我去洗澡,好久以來,洗澡都是自己來,也不知是為什麼,今天,母親竟然幫我洗澡。

那是一個木頭作的,好大的洗澡盆,母親先用勺子舀水幫我沖洗,之後,要我坐在澡盆,然後,仔細的清洗每一吋肌膚。媽媽的手,好柔嫩,和皮膚接觸,感覺就像和棉花接吻。好久好久,沒有如此溫馨的感覺,正想問母親,今天是什麼大日子,抬頭,卻看到母親兩行清淚,噗嗤、噗嗤的,掉在澡盆。忙問母親怎麼了,母親擠出一絲微笑,說:「剛剛生火燒洗澡水時,被煙燻的。」剛剛?現在?一肚子疑問和不安,頓時湧上心頭。

洗完澡,晚餐時間到了。外婆的大家族,人很多,因此,分桌吃飯,小孩們都是添了飯,挾些菜在碗內,然後,零零落落的,有的坐在門檻,有的坐在小板凳上吃飯。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們算是客人,因此,可以坐在母親旁邊用餐。晚餐好豐富,好久沒吃到的油雞、黑豆豬腳、醃製的山豬肉…,媽媽挾滿了我的飯碗,都看不到飯了。興奮的、大啖朵頤之際,突然,眼角餘光發現,同桌大人們,都停下筷子,看著我。我有點茫然,抬頭看他們時,他們又若無其事的,繼續吃著飯。只有外婆慈祥的說:「けいこ(惠子)!好不好吃?」

這一餐,吃的好飽好飽。餐後,繼續和表姐妹玩耍。只不過,山上的孩子,好早就各自回到自己房間,睡覺去了。才九點多吧,母親也要我上床睡覺了。躺在床上,想著今天發生的事情,眼睛骨碌碌的轉著,實在睡不著。屋內一片漆黑,但卻有皎潔的月色,從窗戶投射進來。搖著躺在身旁之母親,撒嬌的要媽咪陪我到戶外數星星。禁不起我的硬ㄠ,母親終於陪我離開房間,坐在庭院石板凳上,指向隔著銀河之牛郎、織女星,解說七夕情人節的由來。淒美的愛情故事,伴著漸漸夜深的冷風襲來,不禁打個冷顫…。

返回房間,媽媽摟著我,一股清香撲鼻,我很快就睡著了。

隔天醒來,已經日上三竿。母親不知去向,我急的四處找尋,都沒有發現母親的身影,無助、害怕,終於讓我放聲大哭。哭聲中,只聽到外婆聲音,在耳邊響起:

けいこ!不要哭了。おかあさん(媽媽)到很遠的地方去辦事,有一天,她會回來的。」

有一天?外婆的這個有一天,讓我已經等了九年。

「妳跟爹地是怎麼認識的?」荷莉(琳賽蘿韓飾)也纏著母親麗莎(娜塔莎理查森飾),一直要她談談和爹地之相識與相戀。

荷莉佈滿雀斑、但卻好甜美的臉頰,不斷追問母親,要她說與爹地交往相關的點點滴滴。「爹地」,對我來說,是個陌生的名詞。因為,我從來都不認得這個世上,有個讓我喊聲爹地的男人。

和媽咪相處的五歲前,偶而,羨慕同儕都有個「爹地」。因此,也曾經像荷莉一樣,追問著媽咪,希望得到一點爹地之訊息。但,每每媽咪都說:「不要問!有一天,妳會得到答案。」跟外婆的說法一樣,有一天?一次又一次的追問,一次又一次的落空,直到有一次,發現媽咪躲在房角,偷偷哭泣後,我就再也沒敢發問。

沒有媽咪、爹地的世界,對我而言,是個缺憾。雖然,寄居在外婆家,阿姨對我很好,但,畢竟,這與親情是不同的。為了彌補缺憾,讀書,成為我最重要的精神食糧。最大的快樂,就是學業成績優異,上司令台,在掌聲中,從校長手中,領取獎狀的霎那。就在那一霎那,我感覺,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去年九月,升國二,開學沒多久,某天第二節下課,突然聽到學校廣播,要我去教務處。心想,我有做錯事嗎?懷著忐忑的心,進入教務處。註冊組長迎面而來,笑瞇瞇的遞給我一個叫「茅花一兩獎助學金」之申請表,要我自行填寫「申請人描述」。這一欄空格很小,註明說200字以內。一時,也不知要寫什麼,只是看到上方監護人一欄時,頓時悲從中來,我以顫抖的手,歪歪斜斜的寫下:「從小寄居在外婆家,母親離家出手,父親不知去向…」。之後,放下紙筆,不敢正視註冊組長,奪門而出。

過後沒幾天,註冊組長通知,我以第二名之成績,通過茅花一兩獎助學金審查委員會之核可,將於教師節當天,與同校另九位同學,一同出席在茅花一兩會館舉行的頒發茶會。每位同學都獲得新台幣壹萬元之獎學金。

當天,除了我們國中十位同學得獎外,還有國小十位同學,也一同出席接受頒獎。我們校長致詞時說:「今天,很高興出席頒獎茶會。當初,聽到茅花一兩獎助學金主辦單位來電,說要頒發獎助學金時,我還以為是詐騙集團,沒想到這世間,還是有如此善心的企業家,願意以回饋鄉里的心情,提撥獎助學金。我在此感謝之餘,也期許各位受獎同學,要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將來學業有成後,也能返鄉就業,改善原民鄉經濟…。」

當下,我也立定決心,一定要好好用功,不負善心企業家之苦心。

今年,九月剛開學,註冊組長就跟我說,週六傍晚,茅花一兩獎助學金主辦單位要派員家訪,我頓時緊張起來。

當天,傾盆大雨。來家訪的叔叔、阿姨,很親切的與我和阿姨、姨丈交談。詢問功課、生活點滴,我告訴他們,今年還是維持第二名,生活基本上還過得去。一個多小時後,他們就告別離去,臨走,叔叔給我一張名片,說如果遇到困難,可以連絡他,尋求協助。同時他告訴我,今年教師節,茅花一兩頒獎茶會再見。

我期待著這一天的到來,一萬元獎助學金,對我來說是一場及時雨,但更重要的是,獲獎那種被肯定的感覺,才是支撐我繼續生存的力量。

荷莉和安妮精心設計下,讓爹地和媽咪重遊當初邂逅的郵輪,兩位管家充當侍者,為其父母點餐,當送上香檳,音樂響起時,讓爹地和媽咪突然互問對方,當初為何分手?兩位似乎都也點茫然。一說是妳用玻璃杯K我,一說是我假意上機,你為何沒追過來?…

當一切誤會冰釋,兩人終於和好。可是,我的爹地跟媽咪呢?我,好累!好睏!不自覺的癱在破洞的沙發上。九年了,媽咪的影像變得好模糊,我好怕,好怕就此失去了記憶。我好想,請求上帝,可否安排夢中相見?且,如果可以的話,給我更多的時間相聚,或者,就此不要再醒來。(奇岩•2006.9.14.)

CICO網站所呈現的文章,本公司保留著作權,如需引用,應徵得本公司同意,並請註明出處。
歡迎對此網頁內容有任何問題或建議email給網主 bill@cico.com.tw ,我們將儘速與您聯繫
上次更新:2021年04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