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恩怨愁緒黯

首頁 向上 獎助學金 人力資源 關係網絡 網頁索引  

 Since2002.11.18.本公司創辦人任職中國生產力中心17年,之後,創設CICO迄今也邁入第20年了,擁有37年顧問實力,中小企業主們,如有培訓、輔導需求時,歡迎洽詢!

 

向上

 

第五回、十七載前恩怨明,十三稔後仇緒黯

十七年前。

在寒碧樓中,坐著三個打扮怪異莫名的人,瞧來已近知命之年,盡著短褐綸巾,滿身補丁。其中一人身背一張古琴;一人手執一管金色笛子;一人腰繫五尺長劍,無鞘,薄可透視。此時三人正壓低聲音說話,似是怕給人聽得。

那三人便是江湖上頗有名頭的「竹林三奇」。身背古琴的是大哥,名為姜青霞;一手執著金笛的是二弟,名為程天武;腰繫長劍的是三弟,名為方振坤。

他們這日原是出來打探元軍侵宋的消息,但路走一半,程天武卻直嚷著要喝酒,兩人說不過他,只得先到城中最大的客棧「寒碧樓」暫歇。

只聽姜青霞說道:「二弟,你說最近襄陽城裡發生了不少打家劫舍之事,是怎麼著?」

        「嗯?」程天武應了一聲,正低頭吃肉喝酒,顯然沒空理他。

        「你……」姜青霞掄起拳頭就要揮下,一旁的方振坤急忙拉住說道:「大哥,二哥就是這個脾氣,你別管他。」

        這時程天武終於抬起頭來拍拍方振坤的肩頭道:「生我者父母,知我者莫若三弟也,哈哈!」方振坤尷尬的一笑。姜青霞搖首說道:「二弟,你還沒回答我……」只見程天武揮手要他們噤聲,指向臨桌低著聲音說道:「聽!」

        臨桌的坐著兩名作蒙古裝扮的人,叫了滿桌酒菜,也不知吃不吃得完。只見他們雖口中大嚼,卻是嘴角微動,顯然是在竊竊私語。竹林三奇耳力極好,聽坐上首的說問道:「前幾日的事做得如何?」坐下首的答道:「除了那三個傢伙的線索之外全給我清了。」「嗯。」上首的人不置可否的應著,眼角倏地瞄向旁邊:「卻不知那三隻龜兒子是不是瞎了眼?還是聾了耳?」上首的忽然一句沒來頭的話,下首的愣了一下,眼神亦不經意的向旁一看說道:「我瞧是廢了!」兩人雖身著蒙古服飾,說的卻是流利的漢語,瞧來都是漢奸。

        突然一支筷子半空中射到,轉眼便至。下首的也不回頭,伸手向後一挾,毫不費力地就把筷子奪下。

        出筷之人「嘿」了一聲,大聲吼道:「王八羔子,你回頭給你祖宗瞧瞧!」。下首的還是沒回頭,口中卻道:「你是王八的祖宗?」旁邊眾人見有人動上手,都知他們是練家子,老早就躲的遠遠地,免得遭到無妄之災,這時聽他們罵得有趣,便有人忍不住「格格」笑了出來。這下擲筷之人更加惱怒,嘩啦桌子一翻,「嘶」地抽劍之聲隨之響起。

        下首的一聽這異聲便微笑起來,向上首的打了個手式,站起身來,一回頭就看見他預料中的事:方振坤翻桌拔劍。

        方振坤平日總是待人和氣,甚至時常給大哥、二哥作和事佬,但他將面子看得極重,有人辱及他大哥、二哥則是第一個光火。姜、程二人對他這衝動的性子亦是無可奈何。

        下首的微笑說道:「方兄,脾氣還是沒變?」方振坤怒道:「誰你兄弟!」手一抬,劍便要刺出,卻見這下首的好不面熟,不由地一怔,只聽姜青霞冷冷地道:「石鱗,你倒好,作起漢奸來了!」石鱗道:「不敢,識時務者為俊傑,這是千古不變的道理。」姜青霞見石鱗說得振振有詞,唰地臉色發青,重重「哼」了聲,手負身後,不再搭理。方振坤皮笑肉不笑地說道:「不錯,在這當頭兒誰不想當官?又有金山銀山,又有名利美人,嘿嘿……」方振坤乾笑兩聲,又道:「坐在那位的想必是石群了!」上首的站起身子道:「方兄好記性。」方振坤啐了一口。

        突然半空中猛地打個「哈哈」,直如晴天霹靂般,卻是程天武笑出聲來。只見他玩弄著手中金笛,淡淡地問道:「石群狗兒,你知道我這破笛喚作什麼?」石群聽他罵自己是狗,卻也不甚在意,拱手說道:「還請程兄賜教。」程天武道:「它叫叛官笛。」石群道:「叛官笛?」程天武道:「是啊,當今皇上無能,搞得大宋天下大亂,人心惶惶,但這還罷了,當今大汗則是無恥至極,也不想想咱們是怎麼對他的,如今卻南下攻宋?我曾立下重誓,要以此笛殺遍天下無能狗官,殺遍天下無恥韃子!」言罷,冷眼看向石群,只見他眉頭微蹙,嘴上卻依然掛著微笑,也是一眼對將上來。

程天武不再打話,冷然拍出一掌,向石群臉上摑去。石群右手一圈,左手一抬,與程天武對了一掌,「蓬」的一聲,石群胸口一悶,頓時吃了虧,借力向後飛去,說道:「程兄好掌力,咱們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後會有期啦!哈哈哈……」身子一躍出窗,入了街心,轉瞬不見人影。

未完待續...

CICO網站所呈現的文章,本公司保留著作權,如需引用,應徵得本公司同意,並請註明出處。
歡迎對此網頁內容有任何問題或建議email給網主 bill@cico.com.tw ,我們將儘速與您聯繫
上次更新:2021年04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