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令不受情難禁

首頁 向上 獎助學金 人力資源 關係網絡 網頁索引  

 Since2002.11.18.本公司創辦人任職中國生產力中心17年,之後,創設CICO迄今也邁入第20年了,擁有37年顧問實力,中小企業主們,如有培訓、輔導需求時,歡迎洽詢!

 

向上

 

第四回、一令不受心意決,兩小無猜情難禁

周老者道:「琴兒,幫主他只……只……,不救人的!」

姜琴道:「琴兒知道,但為了程哥哥……琴兒願意……」姜琴羞地愈說愈小聲。周老者知她心意已決,只得說道:「唉,至少把我那蝴蝶令帶上 ,否則那五行輪迴陣你定然過不去!」姜琴搖頭道:「那卻也讓幫主小覷琴兒了!」周老者還待再說,姜琴卻伸手點了他腿上環跳穴道:「得罪了,穴道三個時辰自解。」姜琴扶起周老者上床,讓他舒服地躺著。提劍背琴逕自帶著程遙儒走了。

周老者心想陳、石二老回去通報幫主之事未說與琴兒聽,只怕他又多上三分危險,不禁有些後悔。

姜琴向東走了會兒入了林子。但見古木參天,不遠之處異峰突起,巍峨聳立在一片翠海之中,如汪洋孤島,似潯江小舟。峰上一樓獨樹,通體潔白,樓高入雲,氣勢磅礡,不禁令人生起渺小之感。

姜琴瞪眼瞧了許久,想來此樓便是名聞天下的「白蝶樓」,此樓素有「無塵景氣甲天下,白蝶二海甲無塵」之說。此時白蝶樓間飄渺著淡淡的紅色霧氣。姜琴心想此景從未聽人說過,不由地多瞧上兩眼,原來白蝶樓周圍竟飛舞著無數的蝴蝶,清一色全紅,遊蕩在白色的樓邊,七分飄渺,三分血氣,姜琴不由得皺眉,微感不快。忽感一手向她腰際抱來,姜琴一驚,猛然回頭,只見程遙儒正望著他,相距咫尺,姜琴一愣,四眼相看良久,霎地紅了耳根子,吶吶地道:「程,程哥哥……」程遙儒一驚縮手,轉過身去,說道;「我,我……」姜琴看他脖子都紅了,自己亦低著頭羞怯地不能自己。瞬時間千言萬語盡化烏有,此情此景,兩人都癡了……

程遙儒發瘋前可說對這琴兒妹妹全無好感,但姜琴卻對他一往情深,卻不知程遙儒瘋後對姜琴卻多有纏綿,令姜琴不時遲疑著要治程哥哥的瘋病麼?她心底有著深深的恐懼,怕程哥哥痊癒後不再喜歡她、不再理會她。但她卻是背叛著自己,一步步地走向無塵山,要向那善使心靈之術的未知幫主走去,要向那自己所害怕的未知深淵走去。

忽地,身邊響起鬼魅般的聲音:「休怪……林中……步步險……但求……來者……速速回……」自遠處傳來,似斷還續,飄忽不定,在這暗中密林聽來好像從地府傳出似的,又悽厲,又陰冷。姜琴不禁打了個寒顫,握著程遙儒的手一緊,鼓足勇氣道:「小女身攜痌瘝之人,特來見貴幫主一面。」四下沒點兒聲,那人說了句話就不再說。

周遭一下陷入寂靜,姜琴正不知如何是好,突地破空之聲大作,姜琴一驚,不及多想便拉著程遙儒急向後躍。身剛離地,咻咻咻咻,無數箭羽射向方才站立之處,如是差著半步,準擬成了刺蝟。紅蝴蝶的規矩天下皆知,這不過是警示之意,如是再向前走上一步,就真是向紅蝴蝶挑釁了!

姜琴沒有遲疑,帶著程遙儒立時便踏出兩步。立時,便聽得空中霹靂一響:「好!」雖只一字,卻震得耳內嗡嗡直響,腦中一暈,腳下虛浮,差點兒沒摔倒。

良久,依然餘音迴盪,姜琴握劍的手一緊,眼觀四面,耳聽八方,但四下萬籟俱寂,只聽得簌簌曳木聲;啁啾飛禽聲;潺潺流水聲……姜琴不禁奇怪起來,不自覺地放鬆戒備,向前一踏,忽然腳下一圈繩子捆住雙足,呼地將她拋向空中!

文轉:十七恩怨愁緒黯

CICO網站所呈現的文章,本公司保留著作權,如需引用,應徵得本公司同意,並請註明出處。
歡迎對此網頁內容有任何問題或建議email給網主 bill@cico.com.tw ,我們將儘速與您聯繫
上次更新:2021年04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