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子告急蓀兒驚

首頁 向上 獎助學金 人力資源 關係網絡 網頁索引  

 Since2002.11.18.本公司創辦人任職中國生產力中心17年,之後,創設CICO迄今也邁入第20年了,擁有37年顧問實力,中小企業主們,如有培訓、輔導需求時,歡迎洽詢!

 

向上

第二回、襄陽探子連告急,土丘蓀兒直驚嚇

「爹爹,女兒不想去。」蓀兒拉著大汗,緊著眉頭,神情不悅地道「打仗有什麼好看的,殺來殺去,死的都是人,有什麼好看的。」大汗看著今晨便來帥帳抱怨的女兒,心中實是不忍,正待答應,心變念轉:「我就蓀兒這麼一個後代,我一死,蒙古豈不要亂了。唉,怎生蓀兒獨愛宋人經書,這倒如何是好?罷了,且先敷衍著她吧。」正要開口,卻見一位兵卒突然闖將來,忙不迭聲地道:「大汗,不好了,那些該死的宋人……」兵卒但見大汗和公主正在談話,自兒個卻一聲不響地闖進來,甚是無理。只聽得大汗一聲虎吼:「做什麼!」直嚇的兩腳發軟,神不主體,噗地跪下,簌簌發抖,顫聲道:「小……小的……小的該……該死。」

蓀兒見狀,忙揮手阻止道:「起來罷。」心下怕他一堆罪該萬死,死不足惜,罪無可赦……全說將出來,自己可受不住。但見兵卒尚跪著身子,不敢就起。

大汗暗自搖了搖頭,道:「起來罷。」兵卒抬頭望向大汗,卻見大汗正瞪視著,連忙道;「謝謝大汗。」站了起來,弓著身,口齒不清地道:「稟……稟大汗,俊馬千餘頭被……被搶了……」大汗一聽,刷地站起來,目眥盡裂,大聲喝道:「什麼!誰幹的?」「是……宋……宋……人……」兵卒小聲地說道。

「宋人!」只見大汗緊握著拳吼道「傳我命令!備二十萬軍,準備奪回我們的馬!」兵卒被這一吼,唯唯應聲,頭也不回地滾了出去,連聲「遵命」都忘記答,自顧傳令去了。大汗見兵卒離去,回首對蓀兒說道:「跟著走!」言罷大袖一揮,疾步出帳,說的一點轉寰之地也沒有。蓀兒自知,這次爹爹實是鐵了心腸,難以易變。心想這也難怪,蒙古族一向視牲畜為勢力代表。此次損失千頭,可非小數。搖搖頭,準備去了。

蓀兒前腳甫去,帳上後腳便落下一人。其人身著黑色勁衣,胸前繡著一隻火紅蝴蝶,瞧來分外奪目。

只聽他發出低沉的怪音,皮笑肉不笑地說道:「嘿嘿,計劃成功了,快去稟報幫主,讓他們去狗咬狗罷!」。轉身向四周看了看,舉步便走,但覺步聲細若蚊蚋,令人不察。

「報告將軍,蒙古軍分東西二軍朝襄陽逼來。」

「報告將軍,蒙古軍已架上雲梯開始攻城。」

「報告將軍……」

襄陽官府內擠滿了報戰的探子,吵吵鬧鬧,盡皆焦急。卻見一位披著厚重戰甲,一身將軍打扮的男子,左擁右抱各一美女,躲在室內,睜著惶恐的細眼,口中直道:「李將軍回來沒,李將軍回來沒……」

一位探子回道:「李將軍正與蒙古韃子交戰。」

「你……你去瞧瞧。」

「是。」探子抱拳一下,領命出去。

 時當秋晝,烈日正中,西風狂嘯,吹的大地一片飛砂走石,吹的宋、蒙二軍個個衣袂獵獵作響。只見蒙古軍人人俊馬雄兵,手持各式長槍彎刃,面貌木然,神色彪悍。反觀宋軍,倒是相形見絀了。老弱殘兵,乏氣無神。李將軍一見,卻也不懼,神色高傲,似是胸有成竹。

但見蒙古領軍之人,面有輕視之意,手中長矛,向地一墮,發出轟的一聲,驚天動地。猛地大聲呼嘯:「宋軍如此積弱不振,我瞧還是回家抱小孩罷。哈哈哈!」拉起長矛,高舉而起,叫道:「殺啊!」當先架馬而出,全軍猶如牽一髮而動全身,萬人軍馬,全跑了起來,帶著滾滾黃沙,氣勢奔騰。

其時蓀兒正與大汗立於土丘之上,見二軍相交,頓時血肉橫飛,慘不忍睹。蓀兒初見此景,驚得兩眼瞪視,張著大口,說不出話來。

大汗站在左近,俯視著一切,點了點頭,邪笑道:「逆我著亡,順我者昌。」言罷,哈哈哈哈,狂笑起來。蓀兒見爹爹竟說出如此絕情之語,不禁心中打了個寒顫。

就在二軍刀來箭去之際,蓀兒突見一箭破空電掣而來,不由啊的一聲驚呼出來。大汗回首一看,倏然拔出長刀呼地斬落,噹聲巨響,直震刀刃嗡嗡作響。同時忽覺腦後生風,吃了一驚,道聲不好,首頭一偏,險險避過後來一箭。只見飛箭越過大汗,直往蓀兒射去。大汗一見,待要出刀已然不及。蓀兒見飛箭倏然射來,直嚇的一動也不敢動。只見飛箭緊貼著蓀兒耳旁呼嘯而過,直割得絲絲頭髮飄然落地,耳輪上被劃出一道血痕,兀自滲著鮮血。

蓀兒經這連珠二箭,直嚇得心頭砰砰亂跳,忽覺眼前一黑,腳底一軟,竟昏了過去。身子挨著坡地滾將下去。大汗一見,皺了皺眉,命其部下直追出去。(柳殘•寫于窩居•2006.2.8.)

文轉:琴笛交拼難為破

CICO網站所呈現的文章,本公司保留著作權,如需引用,應徵得本公司同意,並請註明出處。
歡迎對此網頁內容有任何問題或建議email給網主 bill@cico.com.tw ,我們將儘速與您聯繫
上次更新:2021年04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