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書生與奇女子

首頁 向上 獎助學金 人力資源 關係網絡 網頁索引  

 Since2002.11.18.本公司創辦人任職中國生產力中心17年,之後,創設CICO迄今也邁入第20年了,擁有37年顧問實力,中小企業主們,如有培訓、輔導需求時,歡迎洽詢!

 

向上

第一回、池下小屋瘋書生,草上大帳奇女子

這日午後剛下過細雨,池中荷葉上漾著一顆顆的小水珠,滾來晃去,猶如一位絕色美女般,踏著漫妙的舞步,翩然起舞,煞是好看。清幽的池水,被陽光一照,映出一波波金黃色的光輝,耀的池旁的小木屋一閃一爍。數十條鯉魚在池中靈活地游著。戲水東,弄花西,似在慶祝這清新的午後。

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陣陣朗書之聲自小屋中傳將出來,和著秋風,融成和諧的天籟。

唸至此處,忽見書生將儒書一扔,猛地扯下黃冠,縱聲呼嘯:「學而時習之如何說乎?如何說乎!」雙掌拉向衣襟,嘩地扯將開來,劈手拿起壁上已然積塵許久的長劍,跳出房去,竟自舞了起來。

書生姓程名遙儒,出身武林世家,生性好武。但自小便失了父母,悲慟之際,誓言棄武從文發憤唸書。雖已中了秀才,準備考舉人。但每每見得壁上輕劍,只覺心癢難搔,無法自己。今日實是忍無可忍,不自覺地動氣拔劍。

忽爾屋上發出嬌嫩的聲音:「哟,程秀才十餘載從未動劍,今兒個怎地?忍不住啦!」但見程遙儒出招有條不紊,不見呆滯,尋思:「與程哥哥許久未見,今兒鄉試前日,湊來看看,沒想到程哥哥竟動起劍來,算是破了誓言吧!嗯,雙龍搶珠,長虹貫日……嘿!一招不錯。也罷,且來與你過過招。」心想至此,唰地拔出白劍,飛身下屋,頂頭就是一劍。筆直剛硬,不偏不倚。

程遙儒聽得耳後生風,茫然地手腕一翻,回劍架擋,噹地巨響,直震的少女虎口劇痛,不由地唉呀驚呼出來,心想程哥哥怎地如此厲害?但見程遙儒倏然回身,提劍便直向少女刺去,招招拼命,似瘋似狂。

少女被打的全無還手之力,連連欲攻,全給程遙儒用奇怪的劍法逼回。不由地越打越驚,越驚越怕。忽地使勁一揮,將程遙儒逼退半步,身形向後一翻,復又前躍,斗然劍法忽變,看似全為守招,卻隱然守中帶攻,後著極多。

轉瞬之間,噹噹噹噹十二連響,真是以快打快,令人驚心。但見程遙儒只是一味攻擊,對少女的後著全然不瞅不睬。少女見狀,不敢傷他,但卻也抽身不得,困窘至極。眉頭一皺,大聲呼道:「程哥哥,是我姜琴啊!」這一出聲,可不得了,岔了真氣,劍勢頓見微滯。

只見程遙儒猛地揮劍削來,唰的一聲,姜琴臂膀立時被劃出長長的口子,鮮血淋淋。臉色倏然煞白,忽感腳下一軟,碰地倒了下去。程遙儒緊著一劍刺來。姜琴待要擋格,卻是臂上無力,舉劍不起。

眼見就要割上咽喉,心中一嘆,大悔不該多事。緩閉起雙眼,只待等死。忽聽得破空之聲大作,噹地一響,似是暗器擊劍之聲,睜眼瞧看,但見長劍插在遠處,尚自晃動。程遙儒虎口迸裂,愣在當地。一顆小石子兀在身旁滾動,心下頓時了然:「師父,是您老人家嗎?」姜琴心想這俯拾即刃的暗器功夫,江湖上就他師父一人了。

「唉,琴兒怎麼不小心?」屋後走出一名彪形大漢,虯髯滿臉,赤著雙足,敞開外衣,露出毛絨絨的胸膛。只見大漢走向姜琴,點了她臂周穴道,止住鮮血。回身過去,對兀自神智不清的程遙儒說道:「唸書,唸書能做什麼?殺人嗎?當飯嗎?」搖了搖頭,抓著程遙儒的肩頭,忽然兩眼睜得斗大,衝著他當面吼道:「這些去他媽的禮教,何消守他?自在自適,不也快活!」

姜琴此時已然裹傷止血,忍著刺痛站起身來,亦跟著說道:「程哥哥,別唸了,你爹遭人殺害,你娘離家出走……」姜琴忽見師父揮手阻止,雖不知為何,但便即住口,不再言語。

卻見程遙儒一雙眼珠子轉啊轉的,對方才的一番話,似沒聽見。忽然啊地一聲喊,奔將出去,口中直嚷著:「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別叫我回去了……別叫我回去了……」轉眼間人已在十丈之外,聲音卻兀自裊繞不絕,久久不散。

姜琴眼見程遙儒突然離去,呆了一呆,看看師父,再看看遠去的程遙儒,踱一下腳,喊道:「程哥哥,別忙走!」逕自頭也不回地隨身而去。

大漢目送著他們離開,輕嘆口氣,拔起程遙儒的長劍,望向草屋,喃喃地道:「兩個小娃自兒個出去闖闖也罷,老夫該休息啦……該休息啦……」說著放了把火將草屋燒了。看著熊熊火光,一閃一滅地映在地上,只覺思潮如湧,愁腸百轉,兀立良久,並無離去之意。

時當南宋度宗年間,蒙古遷大都五年。處處蒙古兵士強掠豪奪,姦淫婦女,弄得宋人哀鴻遍野,兵禍連年。

「爹爹,你怎又縱容士兵?」一位頭冠杏黃圓帽,身著綠衫的蒙古少女,插著雙手,瞪著雙眼,氣呼呼的向一名亦是上頂圓帽,卻是墨髮稀疏,身穿羊皮狐裘,坐著虎皮大椅,氣宇軒昂的老者說道。但此時他卻慈著雙目說道:「蓀兒啊,這才是大蒙古族的生存之道。搶得的牛羊是我們的財產,奪得的奴隸供我們役使,攫得的女人是我們的妻妾。大草原民族才是強盛的!我知道你常看漢人的典章,我也不反對,但看看便罷,以後這些須多學著點才是。」說了許久,卻見女兒的眉頭是越皺越深,搖了搖頭,走過去輕拍著女兒說道:「明天帶你去見見世面罷。」轉身出了帳子,只留下愣住了的女兒。(柳殘寫于窩居•2006.2.8.)

文轉:探子告急蓀兒驚

CICO網站所呈現的文章,本公司保留著作權,如需引用,應徵得本公司同意,並請註明出處。
歡迎對此網頁內容有任何問題或建議email給網主 bill@cico.com.tw ,我們將儘速與您聯繫
上次更新:2021年04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