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來落難記

首頁 向上 獎助學金 人力資源 關係網絡 網頁索引  

 Since2002.11.18.本公司創辦人任職中國生產力中心17年,之後,創設CICO迄今也邁入第20年了,擁有37年顧問實力,中小企業主們,如有培訓、輔導需求時,歡迎洽詢!

 

向上
補述
湯記

 

烏來山&大桶山 ( 如猴、如貍、如猿、似夢)

日期:3月30日                                         

時間:09:30~19:00                                       

天氣:陰雨                                                  

人數:九人                                                  

級數:F4 (F1~F7  龍捲風級數),如魚路、草嶺古道 (F2),當日也是灰灰的早晨帶雨有點涼…...

08:30這群想自我毀滅 ,浴火重生的怪腳,又集合在捷運新店市公所站前...。馬路上今日也是個車多人多,囂鬧的場景∼

1山哥教官、 2游學弟助教、3 小鄧(二十三歲?) 4 陳老師(阿湯朋友) 5ㄚ湯、6吳會計師、7吳老師、8紀老、9蘇老,準時都出現在集合點上……

一群人馬兵分二路,老弱殘兵、暈車族等(湯陳吳吳紀蘇)直接開車上新烏路,往烏來去 。另一撥強兵悍將,選上公車,並相約在烏來站會合。

09:30大隊人馬會合後,王總教官點名,並大概說明本次登山的特性,在停車場靠山邊找到一條小徑,魚貫沒入山坡路上。

汗水、雨滴、螞蝗、落葉、泥路…,我們的腳一路踩入更深更高的烏來山裡;一個半小時~二小時,都穿梭在密林、岩石、樹 根、雨水與淚水間…。

1ㄚ山哥:大大教官(30~40歲),裝備依舊:大背包、 一身勁裝,一路領頭,其緊跟的順序如下∼

2.3吳氏夫婦 (45~50)吳會伉儷一身輕便裝,以為是跟我走郊道一樣,尤其吳夫人便鞋一雙、雨傘一支,連雨衣都是薄薄一片,但身輕如燕,手腳敏捷如猿猴,怎看都不像是當老師的嬌柔形象……

4 紀董: (45~60歲),這次全新裝備出籠,新登山鞋,新五十公升大背包,新雨衣,一身黑色打扮,有如要去打漢堡高地,或是阿富汗的神學士…兩隻腿猶如戰車履帶,千軍萬馬我衝衝衝…! 此趟也真難為他,為我睏神的纏身,而一路在旁唸佛加持,驅趕好幾次我睡魔的侵襲。

5 小朋友(阿山哥同事20~30歲),清秀的臉龐尚有青澀的表情,雖一路聲音不多,確是很好的路標者,每當有不適踩攀附的地方,他就會站在前面,直到你到來指給你看∼或看到你趕不上,立即陪著你默默跟隨,直到確定你無安全問題,立即又登步而上,沒入前頭開路先鋒裡,連喘都不喘……。一個好年青人∼人說愛爬山的沒壞〔人)呢!

6陳老師 (25~60),是阿湯朋友已是第二次同隊,個頭不大 聲音可宏亮!她計劃五月初登大雪山…..也是來接受阿山哥的山地訓練。

7阿湯(25~55),久不見的阿湯,身形有點消瘦。對登山負擔也較輕些,完整裝備、矯健身手,一路還戲劇性的喊聲,迴盪於山谷間。原來攀爬岩壁,掛在半空中進退維谷「死ㄚ山哥 >>!我掛在岩壁上啦,你怎理都不理呀!」…。還幸虧我的出現,免讓她成墊底的包袱!

8蘇老大大,(35~60),穿上剛買的桃紅GORE-TEX外套,腳卻有點虛虛弱弱的,不知今日路徑到底是何狀況~~ ?上上週是由北投一路挺進到面天山,再登向天山,下山後本以為要收隊,然不知怎搞的,突又一轉,直登石階攻上大屯山(二座近1000公尺大山),離要摘三星日期越近,山地訓練強度也加強了…..會不會與上次一樣肌肉抽筋呢!卻未料今天是整個上午被睡魔纏著無法脫身…..

9游先生助教(35~50),稱他為學弟,一臉和藹可親的笑臉,体貼的熱心腳勁,卻不亞於阿山哥,一路壓隊陪伴落後的人。一路辛苦的鼓勵快要掛點的同伴,尤其對本人。一早就不知何因,入山就睡魔襲捲我一路,軟綿綿的身軀,昏沈的腦袋,這位學弟一路相挺,一路提醒,唯恐我一失足一失手……..!

中餐卻在我的拖累下,14:00才在一平台上開始的,我趕到時都已煮好啦∼沒辦法!莫明的睡魔一路纏到此地,還多虧紀董,一路唸經加持我才能趕到。

午餐後繼續趕路……在陰天暗地看不間天空的樹葉間,劈瀝啪啦落下的雨滴……。有時手腳並用攀附在岩壁上,靠著抓緊前人留下的繩索及裸露的樹跟,亦步亦趨的往上竄,背包卡在縫隙間,時而有之。有時踩在山嶺險線上∼沿生在山岩上的老樹根,是唯一的立足點,根根一人粗的樹幹,擋住前方眼線,但也是我們唯可抓住的著力點…….

一會往下直下,一會兒又往上直升,又是一連串的考驗。每當此時就會有人說:前面亮處就是出口啦!有人會說:注意手抓緊腳踩實∼

麻木的腦袋此時卻浮出“異域”的苦難情景∼!奇怪的是纏擾我一早上的睡魔,竟消失無蹤。又恢復往日的我∼於是叫喊著:阿山哥>>>>幹嘛不走平路,盡走這些怪路!大聲喊叫!突從背後發出他的聲音:前面就緩坡啦!加油∼原來耽心我跟不上,正在陪著我呢!感謝!

在山中,每人都顯現出人類獨有的特質:苦難中是可以相扶相持的,不同於一般生物,偉大人類!

這樣走著走著∼終於見到剩500公尺的標誌…..陣陣歡呼∼看著時間近乎18:10快天黑了,加緊腳步往下走下去。腳步或許是沉重的,心情確是愉快的∼苦難的時段要結束了!但又是另一段考驗∼沒完沒了的下坡,是階級與石塊混雜的、直直落的下坡段!於是高聲喊叫:勞其筋骨、苦其心志…。自己選的路只有自己走…。一聲聲迴盪在山谷間…。

沒多久,聽到狗吠聲及車聲。於是愉悅的賀爾蒙由腦中噴出,全身重新燃起一股生力!高喊到了!這時聽到紀董的摔地聲,原來右膝蓋因紐痛、用左腳著力, 卻也傷了左腳筋!唉~ 一拐一擺的下山,不屈不饒的背影→巨人的背影。此時阿湯高喊等一下∼脫下她的護膝一股腦交給紀董要他穿上。此時顯見人性光輝的一面,女性溫柔体貼的一面!

終於踩到柏油路了已是臨晚的六點半,大家分享陳老師(湯友)手中的零嘴,七嘴八嘴下到忠治村新烏路口,已是晚上七點整。

此時此刻,全隊八人,半數已癱。阿山哥急電溫泉山莊,派車來支援,好不容易,挨到湯池前,丟兵械甲,赫然發現,全身都是螞蝗鑽動...,哎呀,我的媽呀!眾人七手八腳,點了數根香菸,每人一根,協助山友,清除他背後的螞蝗,只聽聞吱吱聲響,香氣四溢,一隻隻死纏不放,狠命吸血,飽滿肥腸的螞蝗,終於不敵菸頭灼熱,劈啪掉落,只見地上,一攤攤鮮血,慘不忍睹。

心想,阿湯返家入浴,會是如何的情景?(Suke,2008.4.1)

CICO網站所呈現的文章,本公司保留著作權,如需引用,應徵得本公司同意,並請註明出處。
歡迎對此網頁內容有任何問題或建議email給網主 bill@cico.com.tw ,我們將儘速與您聯繫
上次更新:2021年04月13日